香严寺文化

香严初话

  从秦始皇到宣统,中国的皇帝是多少位?我见到的资料版本不同:有说是276位,也有说是273位的。当中实实在在当过和尚的,是两位。一位是朱元璋,这谁都知道,他在皇觉寺出家。他成功之后,谈了不少关于自己在皇觉寺“龙潜”时的诸多灵异,件件说得煞有介事。不能说他说假话,因为我们没有反驳他的实据。然而仔细想想,他的这些话都是他“胜利之后”讲给他的臣下听的,更像是梦话。
  朱元璋信佛,另一位信佛的叫萧衍,名号梁武帝。三次舍身出家,还写过《梁皇忏》———有著作的。然而他不能算是出过家,只能说是个狂热的佛教徒。他的行为,用今天的话说是为寺院“筹资”———让官掏腰包来赎他———是融资行为。
  晓得晚唐李忱(宣宗皇帝)曾出家的人就不多了。我最初读到这个人,是在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1948年版)上,说他少年装傻、扮痴,躲过了杀身之祸。他为了韬光养晦,曾制造一个谎话:“堕马而亡”———这有点像今天说的“出了车祸”。李忱的藩号从此失踪,算是“死了”。
  我一直摸不清唐室宫廷天家骨肉,是怎么一回事。扑朔迷离得出格。和光王争夺帝位的是武宗李炎,是李忱的弟弟。他们是政敌吧。哥哥死了,就算他心中暗喜,总该有场猫哭耗子的闹剧的,总该去“验明正身”一下的吧?居然这些事他都懒得去弄清楚,真的信了,直到武宗四年,他才得知真情线索,开始秘密搜索,追杀尚没有死的哥哥。
  光王李忱躲在香严寺。我1958年到南阳,就听说了它,但我不知道还有一个“坐禅谷”,更不懂什么六祖慧能的佛禅。以我当时的“知识”,听说有个“皇上”曾在这里出家,只是新奇,觉得这地方神秘。转业回宛,七事八事谋生第一,时隐时现的,“香严寺有戏”,却一直没顾上来随喜领略,“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香严寺”、“坐禅谷”的旅游告示,也没有怎样当回事。终于有一天,我约了几个朋友,打了个“依维柯”,连船带车过了28公里的“丹江大湖”,来看香严寺。
  我关注李忱,不是我真的有什么“帝王情结”。是因李唐王朝晚期的政局,曾使我迷惘了好一阵子。那是异常的宫廷血腥加天下血腥。自天宝乱后,肃、代、德、顺、宪宗五朝天子以下,千篇一律的,每换一个皇帝,都来一场宫廷大厮拼,同时伴随着天下大厮拼,藩镇大厮拼,拼得一塌糊涂,国无一日之宁,民无一时之安。独独唐宣宗在位时,有过十三年的安定时间,使唐祚与民众稍稍喘息一口,这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在一大群猪一样的天皇贵胄中,李忱稍稍算得一个人物了,我来看他潜居之地,也是想摸清这人底细的意思。
  但我看了香严寺后有点脑筋不够用了,香严寺本身构成的文化理念,让我那一点佛学、史学的知识变得很苍白和匮乏。我原以为香严寺和坐禅谷是两码事,来看之后,觉得不是的了,恐怕是因现在香严寺与坐禅谷是两个单位管理,各说各话的因由,弄得本来是一家,说的是两家话了。我到坐禅谷,看到李忱深夜在寺中遭追捕,谷中躲避追兵的藏身之地和谷中的种种禅佛设施印迹,即刻明白了这一点。
  庙祝还在不停地介绍那灵异。令人诧异的是,还真的有一块“灵气宝地”———我们进去藏经楼那宝地踏看,也就十平方米地面吧,略略高出外边地面的。据寺中人讲:它还在不停地增高,隔段时间铲一铲,它又复慢慢增高,藏经楼已经被它顶得向东倾斜了。是这地儿曾救过光王一命之故。
  这当然是该地质学家来解释的一件事。而诸多的神秘信息一件一件都还存在,都和这位光王有关。这一座寺,盛时曾有房437间,院墙就七百余丈,规模之大令人咋舌,亦是因光王登基后为其护法所致。
  我站在望月亭前不言声,光王在这里当了7年沙弥,这个身份高贵的青年僧侣,每天晚上就在这里望月沉吟,苦思冥想人天之道。他想了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