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严寺文化

关于唐宣宗落发香严寺历史悬疑推证

  纲要:我国是一个封建历史较长的国家。在这段封建历史上帝王纷争,兄弟反目成仇之事时有发生;拥天下之前,贫贱之时为糊口养生而循入空门者,决不罕见;躲避战乱,暂入佛门者,不无记载;处九五之尊,晚年厌弃宫廷中的勾心斗角,为求清静而入寺院受禅者,也是数见不鲜。因为皇权一向被公认为是最高权利的象征,所以才有了这一幕幕祸起萧墙的记录。然而,在我国的正史之中,对于帝王为争夺权力而遁入空门、而落发为僧的记载却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所以今天纵览唐代君王替换,上述情形看成是数见不鲜,无论是正史还是小说演义,从玄武门之变到武则天登基,再到后期各帝王的争霸事实,无一不是说明唐代自开元日起便承袭了争权夺利的弊端。而且我们翻开唐穆宗登基后的历史,会发现一种异常的现象,就是唐朝突然出现一个皇权回转的现象,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唐敬宗之子、唐穆宗亲兄弟唐宣宗,中间竟然夹隔了唐敬宗,唐文宗,唐武宗,三个皇侄而最后登基,其缘于何因?而且有历史记载唐宣宗自小痴傻,然登基后竟一改常态,在政治上甚是英明,并被后人誉为“小太宗”。如果单看这一条我们会认为唐宣宗是一位善于韬光养晦的君王,可是如果我们细查唐宣宗生平的话,正史介绍又较之简略。但是一些民间传说,佛说典记,外史却明确记载着唐宣宗曾在唐武宗在位期间落发为僧。而且不同史书对其落发的原因也是众说纷纭,各持一家之言。然而考证正史及古典文学上却丝毫没有提及此事。
  然凡事皆有定数。1986年春天,河南省南阳淅川香严寺突降大雨,一块藏匿于地下二百多年的石碑《重修唐宣宗殿碑记》浮现于世间。该石碑位于指月处,刻于清朝雍正十三年(1735年),石碑中部刻“香严不朽”四字,其上纪录了唐宣宗李忱避难香严寺之事。但是我们考究石碑所立年限,距唐宣宗在位时已有千年之遥,仅凭此碑文,很难确定此事的可靠性。故而,对我们来说,唐宣宗落发香严寺仍属历史悬凝事件,并且《全唐诗选》中也仅模糊地提及:唐玄宗为光王时为避唐武宗嫉恨,于是脱衣冠入空门,一日与黄棨禅师游做诗一首——穿云透石不辞劳,地远方知出处高。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所以,如果我们辩证地考证历史记载及民间传说,此事也不会有太大的虚构。故而今天,我们便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来考证推断以求得最后结论:唐宣宗李忱为光王时曾落发香严寺为沙弥。
  关键词:古刹香严寺,唐代帝王,宦官,佛寺,“甘露之变” ,“会昌灭佛”
  主要标题(一)甘露之变 武宗即位(二)光王避忌 遁迹佛门(三)古刹香严碑文现世(四)会昌灭佛 意欲光王(五)宦官遭贬 欲拥新君 (六)玄宗登基 中兴香严 (七)机缘彰显 空穴来风
  (1)甘露之变 武宗继位
  在我国唐代历史上经历了许多次宫廷政变,而有一次政治斗争较为特殊,就是甘露之变,之所以说它特别,是因为它是发生在皇帝与宦官之间的一场政治变动。了解唐代历史的学者都知道,唐朝中后期,尤其从唐玄宗起,皇帝为了集中管理同宗诸王的生活,同时也便于监督他们的日常生活,便在京城长安修建了一处豪宅——“十六宅”。每天晚上,十六宅中就会有一群神秘人物出现,这批人物就是被在位皇帝派遣到诸王宅秘密盘查的宦官。正因如此,唐朝宦官开始一步一步登上了政治舞台,更加值得一提的是,唐宪宗,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及我们要考证的唐宣宗都是被宦官拥立的,而唐宪宗,敬宗,文宗都是被身边的宦官所杀。
  由此可见,唐代宦官专权着实把在风雨中飘摇的唐王朝弄的乌烟瘴气、偏离伦理。那么“甘露之变”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又和那位皇帝和宦官有关呢?
  据旧唐书记载,元和15年(公元821年)宦官陈弘志谋杀了唐宪宗,又杀死了澧王李恽,拥立了宪宗之子李恒做了皇帝,即唐穆宗。从此,唐朝便出现了由宫中宦官长时间掌握大权,皇帝的废立及生杀大事多数也由宦官决定的情形。穆宗即位后,荒淫无度,希望长生不老,于是就服用长生不老药,在位不到四年爆死,随后敬宗即位,荒淫之态甚于穆宗。
  宝历2年(公元826年)宦官刘克明等人秘密杀死了唐敬宗,欲立绎王李悟为帝,宦官王守澄又杀了刘克明及绎王李悟,立了江王李涵为皇帝即唐文宗。文宗即位之后,宦官王守澄自持拥君有功,在朝中为所欲为、专横跋扈、炙手可热,引起唐文宗及诸大臣的极度不满。
  据旧唐书《文宗传》中记载,唐文宗即位,长期受控于王守澄等人,于是私下联合当朝宰相李训及风翔节度使郑注等人,制定了“先降宦官,次复河湟,后清河北”的战略决策。于是李训等决定在公元836 年11月21日假借观看甘露全歼宦官。也许,大唐江山注定继续宦官执政。由于李训等人害怕此事一旦成功,功劳会归郑注一人,便密谋郭行余、韩约及另外一个宰相舒元舆等人,决定先于郑注将宦官诛杀殆尽,以求奇功。于是计划提前进行,事发当天韩约等人按计划谎称左金吾衙门后院夜降甘露,乃祥瑞之兆,求皇帝驾临观看,文宗闻此事,便命李训带人前去观看,李训回奏说不像是真的甘露,文宗微惊,又派左右神策军中尉仇士良,鱼弘志率领众宦官前去察看。当宦官仇士良,弘志等人到了左金吾后院,由于韩约惊恐,双腿颤栗,满头大汗,如此异常举动,引起仇士良的警觉,此刻又突起大风,帐篷一角被风掀起,帐下的藏兵爆露了出来,这一切是都被十分警觉的仇士良发觉,于是他大喊“有伏兵”,急忙带领众宦官飞速赶回含元殿,适时机地挟制了文宗并强   行将文宗带回宫中。就这样,唐文宗和李训处心积虑的诛杀宦官的计划流产了。
  甘露之变后,仇士良开始进一步掌握宫中大权,并对李训等人展开诛杀。据旧唐书《李训传》。在神策军的严密搜捕下,事变相干人员一并被抓捕,其中被诛杀的人就有千余人。而事变败北的李训惊慌中潜往终南山投奔宗密禅师,最终还是被仇士良发现。仇士良攻上终南山责问宗密禅师并欲杀死终南山上的所有僧人。面对如此情况宗密禅师回答道:“出家人慈悲为怀,吾愿顶其罪,贫僧识训多年深,亦知反叛,然本师教法,愚即救,不爱身命死甘心。”听了如此回答,仇士良敬佩不已,深深被宗密那种临危不惧,死而相护的高风气节打动,于是便撤离终南山,如此一来,佛家的威信与威名在仇士良的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应该毋庸置疑。同时,这也为仇士良以后安排唐宣宗藏匿香严寺埋下了伏笔。
  甘露之变后,唐文宗处境更加艰辛困窘,可以说完全沦为仇士良的傀儡,伴随皇太子不明不白死于宫中,更加抑郁,不久也死去了。于是宫中又上演了一场勾心斗角的政权斗争。在这场斗争中,太子陈王李成美被仇士良杀害,拥立了颖王李瀍(chan后改为李炎)为帝,即唐武宗。
  关于唐武宗,《旧唐书》如此评说:唐武宗名李瀍,后改为李炎,唐穆宗之子,是前位皇帝唐敬宗,唐文宗的亲兄弟,不奢侈,有心计,善谋划,除异己。
  由上面史料对唐文宗的评语我们可以推断,唐武宗应该是一个心狠手辣,十分小心眼的人。打开历史记载我们可以看到,他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毫不犹豫地诛杀了皇太子李成美,李溶。并将矛头迅速地指向了自小痴傻的皇叔李怡。原因是:唐穆宗称赞光王为“吾家之英物”。
  查阅史料我们会发现,唐武宗在位时并不长,而且由于后期的政治方针,使得宦官开始背弃他。倘若我们用辩证唯物的眼光看待一下这种问题,分析这种问题的话,恐怕又要回到唐宪宗,因为唐宪宗是被宦官所杀,而且接连而来也是宦官要拥立己主,在这种情况下,宦官在朝廷上能不成为气候吗?而且成为很嚣张的气候。所以说唐武宗即位以后,幸当朝宰相李得裕而远宦官仇士良,甚至废了仇士良。不妨设想,对做为从小奴到成为政治领袖的仇士良来说,他能甘心吗?而且我们也能看到他在“甘露之变”时那种雷霆风行的姿态,他应该不会甘心被自己拥立的皇帝废掉。这可是演译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把戏啊!因此,我们今天可以推测,为了能够再次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仇士良定会另有行动——寻找更加适合自己发展的皇帝作为下步接班人。
  (2)光王避忌 循迹空门
  据唐书记载,武宗刚刚继位的时候并没有当即就废掉仇士良,而是对仇士良表面逢迎,而背后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由此也能看出唐武宗是多么的有城府。倒是对王宅中有痴傻症的光王李怡猜忌颇深。
  司马光《资治通鉴》中有这么一段纪录:宣宗为光王时为了避除皇室内的明争暗斗自小就痴傻不与人语。唐武宗继位后,说是体恤光王母子的生活,将他们请到自己的后苑,而且有的史书上明写的是将他们拘禁在后苑之中,以图诛杀。这时候光王李怡竟一改常态,顿显英睿,竟给母亲分析武宗的真正用意。
  《资治通鉴》还记载:唐武宗生性残暴,无道好杀。曾经暗中将己被拘禁的光王李怡捶沉宫厕。被宦官仇公武暗中偷偷从厕中救出,放其逃生。而至于后来逃往何处,干了些什么,则没有明确记载。而在一些野史及佛学典记中则说光王被救出后恐怕武帝追查,就剃发染衣,出家为僧。而且在《金唐诗集》中也收五首唐宣诗歌。则注释中也说他为了避除武宗忌恨,便逃往寺院落发。有古诗为证:“千岩万壑不辞劳,远看方知出处高。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更能引发人们深思的是《金唐诗集》及《梦溪诗话》都说光王一日与禅师游山因观瀑布,禅师吟出前两句,而光王对出后两句。而这位禅师是谁也是纵说纷纭。有说是黄蘖禅师,而在《中州香严寺》中所收集唐代智闲禅师的诗词时也有此句,而且香严寺所处地理位置山高水壑,奇树飞瀑,景观多异,所以我们也是不可否认《中州香严寺》的纪录。
  从中,我们终能得到了一条信息,那就是光王为了避忌武宗忌,循迹为僧。
  可是他为何非要出家为僧而不做其他隐匿活动呢?前面说史书上记载他是被宦官仇公武所救。而仇公武到底是谁?很可能是仇士良。而且有的史书也说仇士良和仇公武乃是一人尔,但不管是否同属一人,但我们深信不疑的是他们同属宦官行列,而且当时仇士良还是宦官之首,可见光王被救并得以出逃,应该和仇士良有着密切关系,而且光王继位后就恢复仇士良的官位。并且我们还有一点信息,也许也能说明光王循迹为僧是与仇士良有关的。那就是我们前面曾提到过仇士良攻上终南山与宗密禅师的一番对话,使终南山的僧侣躲过一劫。我们应该可以推测,正是由于他被僧侣们舍身救义的无畏精神所启发,才想到救光王逃到寺院避难。
  也会有人会疑问,即使唐宣宗出家避祸成立,但全国寺院众多,何必定要去香严寺呢?这个香严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龙虎之地呢?
  (3)古刹香严 碑文现世
  石林求路转牙生,来访香严大士家。
  雨过门前生薤叶,风行陇上落松花。
  悬崖滴水鸣金磬,激澜流泉走飞沙。
  欲过山林去城市,久知寂寞胜芬华。
  元代杨载在游过香严寺之后,写下了如此壮美诗篇《访香严》寄情了他对香严寺的佛学文化的膜拜及对该处风景名胜的赞益之情。给世人呈现出一幅香严寺“奇林怪石,悬崖飞瀑,天壑水帘”奇特的自然画面,同时也让我们感受着它深山隐秘,卧虎潜龙的传奇与神秘色彩。
  幕鼓晨钟惊凡界,梵语经声迎香客。千百年来,淅川香严寺以它古老而传统的佛学文化,独特的山涧景致,吸引了无数文人骚客在此留下动人词句,而且我们这儿能够看到也知道这儿唐宣宗为光王时因避武宗忌而藏潜于此,并留下两句直抒胸臆的诗句:“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作波涛。”这着实是我们今天考究唐宣宗的一笔资料。
  南阳市淅川香严寺始建于唐玄宗开元二年(714年)始名万寿寺,后更名香严寺。香严寺原有上下两禅院,一在白崖山丛中,一在山麓丹水旁,相距15公里。现存寺院仅为上院,其中殿宇房舍140多间,多为清代建筑,占地一万多平方米,可谓毅然矗立,气度不凡。它四周群山环拱,东临龙山,西接虎山,北依后岭,南拱面山,整个地形若莲花状,而香严寺恰居莲花中间。寺院座北朝南,依山而建。茂林修竹,曲径通幽,拾级而上。只见山门,天王堂、接官亭、大雄宝殿、望月亭、法经堂、藏经楼等主体建筑沿寺院中轴线依次一字排开,错落有致,气势十分庄严雄伟。殿宇廊坊、鳞次栉比、相得益彰。周围古木参天,蝉鸣鸟啼、泉水叮咚、风景宜人。并且寺院东与碧波万顷的丹江口水库衣襟相望,西南与道教圣地武当咫尺为邻,实属深山藏古刹,形成碧水映客船的靓丽的风景。
  香严寺历史悠久。自唐代宗颁旨敕护日起,便与洛阳白马寺、嵩山少林寺、开封大相国寺齐名,并称为祖国四大名寺,闻名遐迩。特别是今天我们要推证的历史悬疑与它颇有渊源,更加增添了该寺院的传奇性与神秘性。
  1986年春,一块刻述着唐宣宗李忱为避武宗忌恨,而潜逃此处披剃作沙弥事情的石碑现世了,其上碑文为:自鹫岭(为佛说法之地,代佛教)分灯,而西天东土凡列为伽篮(佛寺)护法者一十八者。洎后汉云长关公没后为玉泉山伽篮,由是,天下精蓝(佛寺)皆以关夫子为护法,惟香严寺则以唐宣宗代之。此何以称焉?缘宣宗为光王时武宗忌之。拘于后苑。将见杀。中官仇士良料武宗之将绝其后嗣。知李氏之子孙舍光王则无可为后代之中兴主也。遂诈称光王坠马死,因脱身逃去,至香严寺智闲禅师会下披剃作沙弥。其机缘语句,俱载行录…….未几,□武宗崩后胤无人,唐室之天下摇摇而靡定矣。由是,太后勒令中外大臣至香严迎光王归,继帝位……
  皇清雍正十三年岁次乙卯仲秋前五日
  当然,我们会看到碑文落款:皇清雍正十三年岁次乙卯仲秋前五日,这个年限,距唐宣宗在位已有一千多年,时间相距之遥不足以作为证实该历史悬疑的硬件准备,但联系当地民间广泛流传的唐宣宗传说及史料对宣宗生平经历及品性的记录,该历史事件又不会过于偏颇,望风捕影。加之香严寺的地形及地域位置的特殊性:东临龙山,西接虎山,北依后岭,南拱面山。整个地形若莲花状,香严寺恰居其中。其实,按照玄学的讲法,其地气风水可谓得天独厚,而且当时处于封建社会的人们深信玄学,识此类地域乃福禄之地,可藏龙卧虎,在此地居他日定能中天,此事也十有八九可信。当然今天的玄学说法只能作为对当时人们内心活动的一种推测,如果我们再考虑一下当时的条件,和今天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可是对于一位自幼装傻的养晦之人,他会逃到千里万里之外苟且偷生吗?他会真正不去争夺权利吗?不会,因为如果这样,他装傻岂不白装。由此推证:宣宗即使出逃也会找一个可以随时得到宫廷消息又非常隐蔽的地方。
  查香严寺地理位置,处于陕豫萼三省交汇地带,距长安城较近,应该是占尽地利。而且如果我们去翻阅香严寺大事记的话,我们还会发现另外一条线索,那就是武宗在位时香严寺先后遭到军队的两次围攻。身处九五之尊为何要攻打香严寺?此时我们不禁会想起武宗在位的另一种政治策略——会昌灭佛。
  (4)会昌灭佛 意欲光王
  说到会昌灭佛,我们会不禁想起中国历史上最有名气的宗教迫害运动——三武一宗灭佛事件。即魏太武帝灭佛、周武帝灭佛、唐武帝灭佛、后周世宗灭佛,其中除唐武宗灭佛外都是发生在国家分裂时期,惟唐武宗这次是国家大统一时,中央皇帝与地方大臣联合绞杀佛教,从程度和范围可谓空前绝后。其实,在封建社会,时常成为统治者麻痹人民的精神武器,因而备受统治者的支持和推崇。所以,自佛教传入中国以来,经过百年时间,势力以有规模,不事生产的僧侣越来越多,给中央及地方带来的麻烦也越来越多,因此,中央及地方政府与寺院的矛盾越来越尖锐。
  所以,关于会昌灭佛事件发生的原因,史书上说有经济原因和政治原因。对此,武宗在《废佛教书》中这样评价:“劳人力于出木之工,夺人力于金宝之饰;遗君亲于师资之际,违配偶于戒律之间,坏法害人,无愈此通。”而且,史书还说,武宗信奉道教,希冀长生不老,而服长生不老丹,所以,他好道而疾佛。此外,政治上儒家重臣,比如武宗的主要政治助手李德裕鼓吹道统的韩愈、杜牧等以巩固皇权道统,坚决攘佛。还有一点就是光王被救逃出做了和尚这个消息应该是传到了武宗的耳中,加之武宗本来就不想养虎为患,因此为了排除异己,巩固皇权,大肆攻打佛教也是有可能的。
  如果我们考虑一下佛教的话,它从传入中土以来,并逐渐深入人心,而且成为统治者奴役百姓的文化工具,可到了他武宗这全不顾及宗祖的教法:佛教圣地,勿以重兵。而诛杀佛教,恐怕应有隐情吧!因此,我们据此推断的话,会昌灭佛其中一个原因是为了铲除光王也是说的过去的。
  可是如此大规模的灭佛活动,为何没有置光王于死地呢?到底又是什么人在暗中帮助了他呢?如果我们看一下史学文及《重修香严寺宣宗殿碑文》的话,上面有关仇士良的迹象,所以我们有必要对仇士良与唐宣宗的历史渊源进行考证。
  (5)宦官遭贬 欲拥新君
  关于仇士良,这里我们有必要提一下,史书记载,他生于781年,卒于公元847年,把持朝政20多年,凶狠贪婪,监禁杀害很多无辜,其一生杀两个王爷和一千多个嫔妃,还有四个丞相,。大家都知道,在中国的政治生活中,朝中的宦官是一种特殊的群体。他们终日奔走于宫廷之中替皇家打扫屋宇,看护门院服侍皇帝和后妃,和一般奴仆相比,他们却有着沉重的痛苦与不幸,也正是由于这些,他们也有了穿梭在帝王之家的权力,拥有了非同寻常的地位。仇士良正是他们中的一员,他凶狠却能逢迎,善投机,能权术。因此,史书上说他对待帝王的废立极能权衡利与弊。他本是文宗宦官却杀了文宗立武宗,可是,武宗非文宗软弱,对他表面逢迎暗地里却疏远他。
  旧唐书载:公元842年,李德裕起草赦书,减禁军衣粮及驺栗,仇士良便鼓动禁军哗变,围攻李德裕。李德裕看穿仇士良的阴谋,便急奏武宗。武宗怒:“赦令自朕意,宰相何豫,尔渠敢是?”于是风波起,然不久,武宗把他削为内监,知省事。公元843年,他被迫告老还乡,临行前告其后众太监:“天子不要使他闲着,应该常以奢靡的生活掩他耳目,让他溺于晏乐之中,没工夫理朝。不能让他读书,不能让近读书人,否则他会知道前朝的兴亡,内心有所忧,这样我辈才能兴。”
  如此看来,仇士良这个人是老成而有心计的人。早在武宗开始忌恨他时,他应该就开始了寻求新主的行动。而且香严寺出土碑文也说:“中宦仇士良料武宗之将绝其后嗣,知李氏之子舍光王则无可为后代之中兴主也,逐诈称光王坠马死,因脱身。可是,宫中王侯众多,仇士良为何选中光王李怡,在前面我们也说过,自光王父亲唐宪宗暴死后他便变成了一个痴傻的人,所以我们不难推测傻子是容易控制的,而且仇士良已经上过唐武宗这个人的当,所以他应该寻求更加利于自己控制的人——光王李怡,自幼痴傻的王子。
  而且有关资料也记载,光王登基后,重新宠幸仇士良,恢复了他的爵位。而有的是书上说,当时唐宣宗不仅宠幸仇士良,还有一个地方也得到大兴,这个地方就是香严寺。
  (6)宣宗登基 香严中兴
  从历史的角度看,武宗和宣宗不仅有忌恨,而政见也不同。我们知道武宗大肆灭佛,而宣宗即位后,一改武宗的做法,大赦佛教,恢复所有寺院,并诏修天下祖塔未经赐号者,报闻太常,考行颁赐。
  据《中州古刹香严寺》记载:大中元年(847年),宣宗于香严寺整建望月亭,后人改为宣宗殿。
  如此一废一兴,似乎也向我们传递一个信息,武宣两宗,一个好道,一个信佛,是何由?恐怕和广为流传的宣宗做和尚的事情相关甚深吧!
  (7)机缘彰显 空穴来风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有句名言是:一切存在都是合理的。的确,万物的存在都有它的赖以发展的依据。所以关于唐宣宗落发香严寺这个历史悬疑事件,史书记载也好、小说演义流传也好,都应该有它内在的联系和发展的可靠性,而且,今天我们运用大量的史料记载,充分运用历史唯物论,深入分析,从六大线索入手,最终寻求一个结论:唐宣宗曾经出家,藏匿于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香严寺是可信的。而且,唐宣宗和香严寺的条条机缘,今天全部彰显在我们面前,因此,有关此时的民间流传和小说演义也就不是望风扑影,而是空穴来风了。
  唐朝距今有千年之久,而我们通过对种种现象的考证及推测,关于唐宣宗落发香严寺悬疑性的推测,也算有了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