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严寺文化

痴皇子”香严寺为僧

  引子
  皇帝当和尚,天然具有戏剧性。
  从秦始皇到宣统帝,中国皇帝有270多位,其中有两个著名的皇帝和尚,一是朱元璋,一是萧衍。
  朱元璋得天下后,大谈自己“龙潜”皇觉寺。他不能证其实,我们也没法证其伪。不过细想,老朱在“革命已经成功”后说的话,是梦话加神话加自我美化,老朱的图腾老朱的时代,老朱撒的谎,他自己明白。
  萧衍名号梁武帝。他堪称最狂热的皇帝和尚,曾三次舍身出家,由朝廷出巨资赎回,有人戏言他是为寺院“融资”。其实,三次舍身,足以证明他真心热爱和尚职业。他以“佛化治国”,他的时代,佛寺达2846座,僧尼有82万余人。
  梁武帝还写过《梁皇忏》,这是为超度他的老婆所制。十卷著作流传下来,老梁可称为学者型的和尚。
  还有两个皇帝很特别,一是隋文帝杨坚,一是武则天。
  杨坚生在庙里,从小由僧尼抚养到十三岁。杨坚称帝后,大力奉佛,可谓“吃水不忘挖井人”。
  杨坚是尼姑养大的皇帝,武则天则是佛门中走出的女皇。她在感业寺削发为尼,这个寺,变成了她的“终南山”,她从这儿走出,一直走到女皇的位置。
  武则天兴佛,佛雕在她的时代达到高峰,龙门石窟是代表,还有人认为卢舍那佛像是武则天本人。80卷《华严经》译本,也是武则天亲自作序。
  离我们最近的皇帝和尚是清顺治,据说他深爱的宠妃董鄂氏死后,他万念俱灰,到五台山当了和尚,因此,他的陵寝都是空的。顺治出家是清初“三大谜案”之一,至今难解。
  为避祸,李怡“龙潜”香严寺
  比较以上几位,知道唐晚期李忱(唐宣宗)曾出家为僧的人就不多了。范文澜先生《中国通史简编》中说,其人少年装傻扮痴,躲过杀身之祸。他为韬光养晦,曾制造“坠马而亡”假相,之后失踪,算是“死了”。
  李忱失踪,其实是躲进了南阳淅川香严寺。这一躲就六年,直到时局转好,他才出来当了皇帝。一座寺院,和一个国君挂上了关系。
  李忱出现在香严寺,与慧忠创寺隔了四代住持,间隔七八十年。慧忠可称香严最牛的住持,李忱则是香严最牛的和尚。
  李忱本名李怡,是唐宪宗第十三子,嫡长制度里,他当皇帝的概率极小。
  唐宪宗死后,李怡的哥哥李恒登基为唐穆宗,封李怡为光王。李恒登基四年后死,其子李湛继位为唐敬宗。敬宗干了两年被太监杀掉,拥立李湛弟弟李昂为帝即唐文宗。唐文宗想灭了太监,反被太监打败。唐文宗认为自己还不如汉献帝,“斗不过你,我抑郁了”,死了。
  唐文宗逝前已立哥哥李湛即唐敬宗之子为太子,却被太监把持,立了文宗五弟颖王李炎柩前继位,即唐武宗。
  这段历史,用二月河的话讲:“一段扑朔迷离得出格的历史。异常的宫廷血腥加天下血腥,千篇一律,每换一个皇帝,都来一场宫廷大厮拼,同时伴随着天下大厮拼,藩镇大厮拼。”
  艰难时世,谁都没安全感,无论皇帝还是皇族,随时都可能被杀被废。李怡是畏惧的,他逃到了香严寺。
  唐武宗死后,仍是太监势力将李怡立为皇太叔,更名李忱,承继大统为唐宣宗。
  唐宣宗为帝时,不仅哥哥李恒做过了皇帝,三侄子也轮流做过了皇帝即敬宗、文宗、武宗,叔叔倒继侄子的位。他虽是敬、文、武宗之叔,但年纪比敬、文还小一岁,比武宗也就大4岁。
  或许是早期流落民间吃过苦头,看过民间的疾苦,唐宣宗在位时,清正贤明,被后世称为“小太宗”。他统治时期,被叫做“黄金十三年”,唐祚与民众相对安逸平和。
  香严寺内,皇子月下叹民生
  香严寺大雄宝殿北边,有一处很典雅最特别的建筑——宣宗皇帝殿,又名望月亭。据碑文记载,它是清雍正十三年(公元1735年)重修,占地面积60平方米,建筑设计风格独具。
  从外面看,它高阁飞脊似两层楼,从里面看,卷棚曲联实为一层。它面阔三间,进深三间,重檐硬山卷棚式,上覆灰筒瓦,檐上置三彩斗拱,厅前砌十二级青石踏跺。
  相传当年宣宗在香严寺出家时,每天晚上望月长叹,祈求上苍保佑众生。后人为纪念他,建此亭。
  望月亭东约6米,有一通清雍正时所立的重修宣宗皇帝殿碑,该碑通高3米多,碑首浮雕二龙戏珠,中间篆刻“香严不朽”四个字。这通碑刻记载了宣宗出逃香严的原因——为避武宗加害。
  《重修宣宗皇帝殿碑记》(以下简称“清雍正碑记”)记载,李忱的爸爸唐宪宗很喜欢儿子李忱,常赞他敏而好学,宽厚仁慈,有王者风范。不喜欢孙子颖王李炎,批评他傲慢不逊,喜好杀生。颖王对这叔叔,既看不起又敌视,时刻想害他。宫中有同情光王者诈称光王“坠马”死,迅速以假棺发丧,使光王逃至香严寺。
  唐宣宗为何选择香严寺为“庇护所”?
  淅川县史志办主任明新胜分析:“香严寺和皇家关系密切,是两代国师慧忠道场,官府不敢惊扰。它的长生田面积有万顷之多,寺院周边山林茂密,有风吹草动,便于隐匿转移。李忱自长安过秦岭,沿丹江顺流而下,可直达香严寺,交通便利又能避开人的耳目,沿这条路线能顺利逃出。一旦逃出后,南阳长安两地又相隔千里,香严寺又在深山峻岭中,一般人很少能想到它。”
  “清雍正碑记”还讲到,望月亭始建于唐智闲禅师。清雍正时,名僧颛愚谧担任香严寺住持,将破败的上下两寺(下寺已淹没在丹江水库中)修造完毕。当时宣宗殿也成“危房”,只是未来得及修建。
  有一天,颛愚谧在下寺坐禅入定,忽然看到宣宗殿“无故崩倒,且被覆压在地”。第二天,颛愚谧便往上寺视察,是夜,宣宗殿果然被大风摧毁,于是复修此殿,并把此事记录了下来。
  “代关羽职”,天子为香严寺护法
  “清雍正碑记”上,有段很有意思的话,大意是宣宗在寺里“蔬食饮水”,“穿破衲”,当皇帝锦衣玉食两重天。经此变化不为富贵所淫,宣宗做到了。
  宣宗当皇帝后,还常念“野鹤孤云”,这是“天下至精者至粹者”才拥有的品格。佛经上道:“应以帝王身得度者,即现帝王身而为说法。”因此,天下寺院皆以关夫子为护法,只有香严寺,以唐宣宗取而代之。自唐宋到元明清,世世代代都没改变。“清雍正碑记”记载:“由是天下伽蓝,皆以关夫子为护法,唯香严寺则以唐宣宗代之护法。”
  颖王李炎(唐武宗)继位数年,对光王之死半信半疑,多番探寻后得到信息——光王有可能躲在香严寺。于是,他派心腹直扑寺内,这就诞生了香严寺的另一个传奇——“灵气宝地”。
  今日香严寺藏经楼西次间西半部,有一块约8平方米的地方,被黄色绸布围裹起来,入内,是略呈龟壳形的地面,高于别处十厘米,看去无甚稀奇,却是全寺最神秘的所在。
  从五台山来的寺僧岩清告诉记者:“多年来,它不停增高,隔段时间铲一铲,又会慢慢增高,藏经楼已被它顶得向东倾斜了。”多年来,到寺院朝拜观光者,都要到宝地驻足,闭目祈祷。专家分析认为,可能是土壤中有膨化性物质,遇水膨胀所致。
  唐宣宗“龙潜”此寺时,这里是一片深谷,并无建筑。
  时光回到一千多年前,却说一天夜里,李忱一合眼就做噩梦,索性起来念佛。三更时分,忽听寺内有脚步声,又听到巡夜僧人惊呼:“有刺客!”李忱翻身下床,自后角门仓惶出逃。月黑风高,他一下子跌进深谷。杀手们举火把赶来,只见浓雾从谷底弥漫上来,啥也看不见。
  护寺僧人拥来,杀手四散。智闲禅师来到现场,正想着下到谷底救人时,却见光王被什么东西托着徐徐升了上来。众人定睛一看,目瞪口呆——山谷平了!李忱当即烧香拜佛,封这块土地为“灵气宝地”,并发下大愿:他日为帝,愿做香严寺保护神。
  清乾隆年间重建藏经阁时,将“灵气宝地”罩在了建筑内,成为寺内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