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严寺文化

香严寺的帝王缘

  佛教历来将就一种缘分,我自幼受儒家思想影响很深,社会责任感和事业心颇重,过去从不曾有过看破红尘、消极出世之想。但不知为什么却与佛家结下不解之缘,这中间,位于故乡淅川仓房乡的古刹香严寺,是个重要媒介。
  第一次听说香严寺是50年多前的事。那天堂姊六姐来看望父亲,说起姐夫金修儒调到上寺(即香严寺)中学任教了,她去过几次。香严寺在仓房崇山峻岭的原始森林中,周围茂林修竹,溪水潺潺,风景极佳,还有许多大佛殿、大佛像和大壁画,可好玩了,说得我想入非非。但可惜路途太远,竟不能一游。不过香严寺的大名却从此记住了。
  不料40多年后,我真的与香严寺亲密接触了。1997年秋我探亲回到淅川,见到县文化局长王耀杰同志。当他得知我也算个小作家后,就兴致勃勃地谈起香严寺来,说它是与少林寺齐名的千年古刹,古迹和历史传说众多。中晚唐时期,先后有代宗和宣宗两位皇帝在此避难,宣宗帝甚至在此落发为僧达7年之久。他建议说,如果能把这些历史故事写成一部长篇小说,在拍成电影电视剧,像电影《少林寺》那样,影响就大了,淅川老乡会永远感谢你的。两位大唐皇帝的命运竟然都与偏远的家乡一座佛寺发生过这样特殊的联系,真是闻所未闻,值得一游一写。于是我来到向往已久的香严寺,一住就是六七天。回新疆后,我利用两个假期,一鼓作气写成了30多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古刹潜龙》(又名《唐宣宗落发香严寺》)初稿。不久书出版发行了,虽然属急就章,艺术上有不少欠缺,不很满意,但在家乡的读者中反映还可以,县文管会还为我在大雄宝殿前立了一块“纪功碑”,颇令人汗颜。于是,我的名字就此似乎便与香严寺联系在一起了。
  国家重点保护文物香严寺,据说始建于盛唐开元时期,但据《嘉靖南阳府志校注》和《香严寺中兴碑》等文献记载,实际上始建于唐肃宗上元二年(公元761年),时间略晚些,但至今也有1200多年。香严寺为肃宗、代宗两朝国师慧忠的道场,初名长寿寺,后因国师入葬时,附近岩石间突然散发出阵阵香气,异香百里,经久不散,旋称“香岩寺”或“香烟寺”。后又借取“佛光庄严”之意,改称香严寺。慧忠国师圆寂时群山是否有香气溢出,本是一种尊崇得道大国师的美好传说,不必细究。正如清代淅川知县潘廷楠有诗赞道:
  山中香风真有无,大师合灵诸天孤。
  练成真白是本性,指点虚空成精庐。
  达摩清泉小卓锡,罗浮瑞竹长生符。
  乃知至人自混沌,会与元气同驰驱。
  代宗时香严寺被奉为国家设置,御赐万顷长生田,并颁旨保护。同时它又是佛教临济宗的发源地,历代临济宗高僧如云。临济宗后来传至韩国和日本,在那里的佛教界影响很大。1996年8月和2000年9月,韩国记者和日本泰寺僧人先后来到香严寺寻根朝觐,足见它在佛界显赫的地位。
  香严寺分为上寺下寺两座禅院,一在山上,一在江边,相距15公里。据说上寺建在山上,五行缺水,水法不足;为弥补这一缺陷,后来又在丹江边龙山岭和和尚岭之间修建了香严下寺。但下寺虽然水法充足,土法却又严重缺失,所以屡遭水淹,到了20世纪60年代,连同其旁著名的塔林在修丹江水库时全部拆会淹没,惜已不存。同一座寺院,分成上下两座,这在全国实属罕见。现在所说的香严寺,实际专指硕果仅存的上寺。
  上寺位于仓房镇西北原始森林深处的白崖山清风岭下,位于龙、虎二山之间。整个寺院构思巧妙,设计严谨,依山势而建,极盛时仅上寺即有房舍437间,院墙2000多米。香严上寺共有七进五阶;明代敕建石坊、山门、天王堂、过庭(接官亭)、大雄宝殿、宣宗殿(亦称望月亭、无碍亭)、法堂、藏经楼等主体建筑依中轴线一字摆开,愈上愈高,错落有致,红墙黑瓦,斗拱飞檐,气派宏伟。其中保持完好的明代建筑藏经楼、大雄宝殿,其艺术水准、规制和气势都是中原地区一般佛寺所不多见的。特别是大雄宝殿的建筑面积之广及其大型宗教壁画,在整个河南省所有寺院中独占鳌头。寺内寺外尚有众多附属建筑,除接官亭前的大钟楼(已废)、十王殿,大雄宝殿后的文殊殿、普贤殿、两长列禅房和可供数百人同时就餐的膳房之外,还有静养院、塔院、后寮、巨型粮仓和豆腐房等一应生活用房。据说在它的鼎盛期曾拥有大量地产,挂过“万顷牌”,连同丹江边的下寺,共有僧众上千人,足见规模之大和香火之盛。老人们传说,民国年间,淅川实力派人物县民团团长任小秃有一次与香严寺主持交谈,问及寺产到底有多少,主持竟说,寺产有多少我可说不清,你可派人在香严寺前山后山所有的树木每片叶子上挂一枚铜钱,然后数数有多少铜钱就知道了。说得任小秃张开大嘴说不出话来。我有幸参观过全国各地不少著名寺院,在我的印象中,如香严寺这样的体制和规模实属罕见,甚至比举世闻名的嵩山少林寺、洛阳白马寺,或开封相国寺还要宏大齐备,颇具帝王气象,显得尤为雄伟庄严有大气,不愧中州四大名刹之一。
  香严上寺建在被称为“莲花状宝地”的台地上,周围群峰竞峙,被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所簇拥。附近有众多山溪、瀑布和飞泉绕寺环流。大雄宝殿三面大墙上罕见的数百平方米巨型明代壁画(描绘佛教和道教的故事)、附近悬崖上的双石洞、藏经楼内的“灵气宝地”等,都为寺院增添了悠远的古意和浓郁的神秘色彩。而它东侧那龙吟风舞、青翠茂密的数百亩竹林,更是北方寺院所仅见。浓密的竹林中,远远近近,分布着几十座仍保留较好的佛塔,其中颛愚谧禅师法云塔最为有名。此塔七级六棱,高十多米,掩映于翠竹之中,很是壮观,称为“翠竹映塔”,为旧时淅川十景之一。我以为,寺院内外有没有古树,是判断一个寺院历史长短最有力的证据。须知道,寺院的殿阁房舍可以修复或新建,但古树却极难复制或移栽。香严寺内外生长着众多的奇树古木,真正可以用“古木参天,浓荫匝地”来形容,这是它悠久历史最有力的实物见证。如山门前两株千年银杏树,寺院内的古柏、唐槐、宋桂、古木发芽的香樟树和奇异的“痒痒树”等,连同他们种种神秘的故事传说,都是不可多得的珍奇。特别是塔院后的“美女抱将军”树尤为奇特:一株碗口粗的女贞子盘绕于一株巨大、笔直的栎树树身上,两树纠缠交融在一起,共生共长,不容分拆,实为一桩生物界的奇观,已被国家有关部门列为珍奇植物,登记在案,明令保护。此外,侧门外还有一棵巨大的、据说能够预知天下大事、具有发布政治信息特异功能的古皂角树,也很有传奇色彩,耐人寻味。我在长篇历史小说《古刹潜龙》中,还特意构思了一个情节,让藏在这株古皂角树腹中的一条神蟒,一口吞吃了前来砍树的地方恶霸别靖。
  在香严寺附近登山远眺,丹江如一条碧玉带悬挂天边,白帆点点,启人遐思。全寺古木参天,鸟语花香,清流激湍,环境极为清幽,在中原地区确属罕见。清代康熙初年香严寺主持宕山禅师曾作诗8首,吟咏香严八大景,分别是:《无根二柏》、《水帘垂洞》、《珍珠涌泉》、《无缝宝塔》(又称“翠竹映塔”)、《璇台绝顶》、《瀑布飞泉》(又称“白布朝阳”)、《大峪洞天》、《丹江环绕》,写尽了香严寺周围的美景。宋代诗人杨载有《访香严》一诗,对香严寺自然和人文环境作了精妙的描述和感悟:
  石林求路转牙生,来访香严大士家。
  雨过门前生薤叶,风行垅上落松花。
  悬崖洞水鸣金磬,激澜流泉走飞沙。
  欲过山林去城市,久知寂寞胜芳华。
  比起地处大都通衢闹市区、业已“修旧如新”,被藻饰得金碧辉煌的那些名刹古寺来,香严寺似乎更得“深山藏古寺”的真趣,为悟道参禅的好去处。香严寺在深山老林中,远离尘嚣,不无破旧的殿阁、房舍、墙壁、剥落的壁画、石雕砖雕,二百多通已经漫漶的古碑,一根根开裂的房柱,生着厚厚苔藓的古树,随处皆是被踩碎的麻石路……无一不显示出那种饱经沧桑的悠悠古意,基本上保存了一座千年古刹的原貌。朴实庄重,充满神秘感,且保持着真正的原生态,这也许是香严寺之游一大诱人之处。
  作为香严寺之游“套餐”式的景点坐禅谷,也是非常值得一游的胜景。
  坐禅谷实际就是环绕香严寺的一条曲折幽深的峡谷,俗称水磨沟,相传慧忠国师在此坐禅悟道,故名。两岸群峰叠翠,溪水长流,在短短几公里的峡谷溪流中,竹林、巨树、幽草、悬崖、清泉、深潭、大型瀑布、高山湖泊、大溶洞、楚长城、古寨、古寺、亭阁、石径、木桥、栈道、长廊……一应自然美景和文化遗迹,应有尽有,堪称融自然与人文为一处的景观。前面提到的香严寺八景中的六大景“无根二柏”、“水帘垂洞”、“璇台绝顶”、“瀑布飞泉”、“大峪洞天”就集中在这里。特别是从高山陡壁中渗出的有好几个流量的龙王泉,明代大旅游家徐霞客曾亲来考察过,并记于他的名著《徐霞客游记》中。更为游人所称道的,是坐禅谷中那道长达半公里宽的瀑布群。由龙王泉流下的大水,因山势不同变化起伏,分成数十道叠泉瀑布,沿一条常常陡崖倾泻而下,或散如花雨,或悬为飞帘,或碎如珍珠,或泻为激流,阳光下常现七彩虹霓,光彩夺目,让人流连忘返。难怪一位湖北的游客说,这里的经典非常集中,要比他们那里的神农架要好游多了。几位陕西来的老年游客则说,坐禅谷参观路线不长,也不用费力爬高山,两个小时就把各种山景都看完了,最适合中老年人来旅游。
  但是香严寺最为神秘诱人,还是它那具有传奇色彩的帝王之缘。
  传说唐代“安史之乱”中,代宗皇帝为避战乱,曾躲在香严寺许久,直到肃宗死后被迎回长安即位。代宗因感念旧恩,敕封香严寺为皇家禅院,遵香严寺慧忠禅师为国师。此事可靠记载不多,故从略,单说晚唐宣宗皇帝与香严寺的故事。1987年,香严寺大雄宝殿后地下发现了清雍正十三年(1736年)的一块石碑《重修香严寺宣宗殿碑记》,里面有这样一段明确记载:
  “......天下精蓝皆以关夫子为护法,唯香严寺则以唐宣宗代之,此何以称焉?缘宣宗为光王时,武宗忌之,欲拘于后苑,将见杀。中官仇士良料武宗之将绝其后嗣,知李氏之子孙舍光王则无可为后代之中兴王也。遂诈称光王坠马死,因晚身逃至香严。智月禅师会下,披剃作沙弥。其机缘语句,俱载行录。未几载,武宗崩,后胤无人,唐室之天下遥遥而靡定矣。由是,太后敕令中外大臣至香严迎光王归,即帝位……此天下精蓝皆以关夫子为护法,唯香严则以宣宗代之之所来也……”
  碑记中讲述了一则传奇故事,称唐宣宗李怡为光王时,因受其皇侄武宗的忌恨迫害,在时任神策军右中尉、楚国公的大宦官仇士良的安排下,诈称坠落马下而死,沿丹江逃至江边香严寺落发为僧,前后7年。期间武宗曾多次派人围攻香严寺,搜寻光王。此后更引发了武宗下旨在全国发起灭佛活动,废毁了数以万计的佛寺,收回寺产,迫令无数僧人还俗。后武宗死,宫中无人,李怡才被迎回长安登上大宝,改名李枕,即宣宗帝。据新、旧《唐书》,《资治通鉴》等正史载,唐宣宗在位14年,风调雨顺,还收复了河、湟等数州,所以被司马光称之为中兴主、“小太宗”。宣宗即位后,则针锋相对地一再下旨在全国恢复被武宗毁坏的佛寺,史称“武宗灭佛”和“宣宗兴佛”。香严寺为纪念与一位皇帝的因缘,感念宣宗护佛有功,就把唐宣宗作为自己的护法神,而不是常见的寺院以关羽为护法神,并把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清代。为此,我曾多次向香严寺建议恢复这一传统,在山门内重塑唐宣宗的金身,以取代现在的关羽塑像,从而接续历史,显示自己的特色。
  在《全唐诗》中,收录了唐宣宗的几首诗,其中一首也隐约透露出这方面的信息。此诗实际上是一首唐宣宗在香严寺与智闲禅师合作的七绝联句。诗前两句为智闲禅师写的:
  千岩万壑不辞劳,远看方知出处高。
  唐宣宗接续了后两句:
  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做波涛!
  诗句中,不论智闲禅师暗示李怡出身高贵的隐语,还是唐宣宗与艰难境遇中不坠青云之志的帝王口吻,都明显地透露出了其中诸多玄机。据香严寺的史料记载,与皇帝联句的这位智闲禅师不是别人,就是曾在香严寺任主持的高僧。智闲大师是山东青州人,自幼厌弃俗尘出家为僧,后来香严寺随慧忠大国师继续参禅悟道,世称香严闲禅师。这智闲禅师天资聪慧,悟性极高,一次随慧忠国师在香严寺塔前竹林中除草,忽有一飞石连击树枝竹杆,声音清脆,异常响亮,但迅即沉寂了。智闲由此遂获得了“击竹顿悟”的奇迹,终于参透了玄机,成为一代高僧。平时对于所深悟的禅理,他常常用诗偈来表达,已达诗偈数百篇。例如他有一首诗偈道:
  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动容扬古路,不坠悄然机。
  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
  200多年后,南宋大画家、中国水墨人物和“减笔画法”的创始人梁楷,创作了佛画题材名作《八高僧图》、图中智闲大师名列第四,足见智闲大师在当时佛教界的崇高地位。不过,在《全唐诗》中,两人的联句却题为写于庐山,被说成是咏庐山瀑布的。智闲大师本是香严寺的高僧,可能后来才到庐山西林寺任主持,这么说,也许是历史上常见的“为贤者讳”的政治手段。
  在《全唐诗》中,还收录了唐宣宗的另一首值得商榷的诗,题为《题泾县水西诗》。全诗如下:
  大殿连云接爽溪,钟声还与鼓声齐。
  长安若问江南事,说道风光在水西。
  这首诗,无论是写古寺的风物还是地理位置,都明明写的是他十分熟悉的香严寺。联系宣宗对佛教的情有独钟,即位后针对武宗灭佛的种种过火行为,接连下旨在全国恢复已毁坏的佛寺兰若一系列对佛教关爱有加的举止,我认为,这首诗很可能实际写的就是香严寺,香严寺正位于丹江之西。只是因为不便明言,又一次为贤者讳,才把试题改为《题泾县水西寺》了。
  唐宣宗的传奇故事,既有《资治通鉴》和新、旧《唐书》等历史典籍中的欲说还休、闪烁其词的关于唐宣宗历经磨难等点滴记述,《中朝纪事》甚至直称他出家当过和尚。又有流传下来的与香严智闲禅师在庐山联句和清代《重修香严寺宣宗殿碑记》的石碑实物记载可资参考,更有宣宗殿和十王殿等纪念性建筑为佐证,加上香严寺自古以来有尊奉唐宣宗为本寺护法神的定制,殊途同归,都说明了十有七八确有其事,并非空穴来风的想相虚构。试想,天下古佛寺何其多,处于偏远一隅深山老林中的香严寺何必如此高攀,硬要拉上这位历史上并不很出名的唐代宣宗皇帝来作秀呢?无论如何,有关唐代皇帝李怡的扑朔迷离的踪迹,还有藏经楼内奇异的“灵气宝地”为李怡逃难之处等等,无异为香严寺增添了神圣的光圈,也为之涂抹出神秘诱人的色彩。
  数百年后,香严寺有一次与几位明朝皇帝发生了联系。明成祖朱棣从皇侄建文帝手中夺取政权后,在倾全国之力重建道教圣地武当山的同时,也曾恩准督造武当山道观的驸马都尉沐昕之请,敕建香严寺,田产多至万顷,号称“十万长寿大香严寺”,规模宏大,奠定了香严寺现在的基本规模。驸马都尉沐昕还亲自题写了寺中所有匾额,寺前由他亲自题名撰联的大型石坊,至今完好地屹立在香严寺山门之前的甬道上。明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宪宗朱见深敕赐香严寺“显通”之名。此后,由于清代爱新觉罗家族笃信佛教,自顺治至乾隆年间,受明末战乱损毁的香严寺,得到了全面恢复。至清雍正十三年(1736年),又一次重修香严寺。经过几度修茸扩建,香严寺规模超过了明代,达到极盛,成为邻近数省香客云集之处。于是香严寺在有清一代,就成了堪与百余里外隔汉水相望的道教圣地武当山相媲美的佛国胜景。
  但是香严寺在前些年却是比较寂寞的。它的姊妹寺香严下寺已在20世纪60年代末因修丹江口水库而被拆毁淹没。更因丹江泥沙淤积河床抬高,香严寺早已不再位于由长安南下北返的水路交通要道上,来此流连、进香的迁客骚人、信男善女不多了。现在人们如果要去朝拜它,乘车之外,还须登船涉过数十里丹江水库,颇感不便。于是它只好孤独地隐藏于深山老林中,默默地缅怀几代帝王的恩宠,回忆着当年香客信士如云的盛况。
  但是有道是“酒香不怕巷子深”,香严寺自有它得天独厚的旅游优势。经过近年政府拨巨款“修旧如旧”,它那在中原地区佛教建筑中堪称罕见的宏大气势,它拥有坊、殿、阁、楼、亭、塔、壁画、崖、泉、溪、树、竹……诸景皆备的特点,它所幸保留着较少被现代文明改造的原生态,还有它与几朝皇帝的特殊关系及笼罩其上的种种神秘传说和历史迷雾,还有浩渺无际、美不胜收的丹江美景,以及新造铜大佛和地貌奇特、风光宜人的坐禅谷等新开发的景点,加上正在不断改善的交通条件,香严寺已经成为豫西南一处旅游热点。
  如今,由仓房码头直通香严寺的水泥公路早已通车,宋岗码头和仓房码头高规格的现代化大型新码头也在规划设计中,一座位于丹江小三峡南口跨越江面的现代化丹江大桥,也即将动工修建。将来可乘车直达香严寺,不在需要费时乘坐汽船过江了。在全国旅游业持续升温的当下,深藏于大山中的香严寺和它附近的名胜坐禅谷,以其特有的历史文化芬芳、神秘的宗教氛围和充满野趣的,一定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休闲者和探秘者前来探幽览胜,观光造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