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严寺文化

香严寺的 “牛”

  香严寺真“牛”。
  禅宗六组慧能的五大弟子之一释慧忠,游历全国选中了河南淅川丹江西岸临丹乡党子谷白崖山,在此结茅为庵,取名长寿寺,开坛授徒,讲经说法,四十余载,名声之大威望之高气冲牛斗。一下子惊动了唐玄宗,当即把他请进了京城。虽然在“安史之乱”时自己遁归南阳,但是却以抗爆平乱、筹粮筹款、安定一方的卓越政绩,又被唐肃宗请进了京城。这次在京城又一次大展才华,智斗太白山人、三难大耳三藏、召开“三师七证”解决佛道争端、提出“无情有性”说解决禅宗南北争端、挫败鱼朝恩篡政,一时间名扬京华。以致于唐代宗大历十年十二月慧忠国师圆寂后,唐代宗谥“大证禅师”,并派十个王子浩浩荡荡送出了京城,一直送到他的原道场,有其徒孙耽原应真建起了香严寺,还为他    建了一座无缝宝塔,封地从丹江河西岸直达豫鄂界边,达万顷之多,于是有了“万顷香严自李唐”的说法。一千多年来,香严寺牛气冲天的事多了去了,智闲禅师收光王李忱为徒培养出了有“小太宗”之称的唐宣宗,明代太虚禅师超度武当山民工的冤魂为天兵天将,禅宗的临济宗自元朝到清朝末年数世大德高僧把香严寺当成了禅修圣地。
  正是香严寺在禅宗发展史上无与伦比的地位,才使香严寺名扬全国;也正是香严寺大德高僧的梵语经声的沐浴,仁风德雨的滋润,寺院周围的生灵于是有了超乎异常的灵性。
  说了这麽多,我就想谈谈香严寺的牛。
  (一)  帮忙开凿双石洞的牛
  香严寺北山青龙岭半山腰有一处景观叫双石洞,双石洞正对着一块巨石,巨石有一个尚未凿好的石窟,旁边镶嵌着一块石碑,明代刑部主事顺阳川人李荫在《赠雷空和尚住香严双石洞》中说:
  万顷香严自李唐,多年遗迹已全荒。
  师今住锡苍崖畔,曹洞家风自主张。
  此诗告诉我们香严寺建于唐朝,此洞究竟凿于何时,他在《双石洞》诗中这样说:
  深山花事已无多,洞口阴森绕绿莎。
  客至不须询时代,石门铁笔纪宣和。
  此洞究竟是谁建的,康熙年间举人内乡人彭始熹《游香严双石洞》中是这样说的:
  上有双石洞,俢凿若天成。其一书宣和,中镌愚叟名。
  至于怎样建的,有这样一段故事:
  宣和年间宋金战事频仍,香严寺已被兵火所毁,愚叟禅师颠沛流离来到香严寺想寻一块清净之地了此余生,无奈眼前残垣断壁一片狼藉,遍寻无着,不觉来到双石洞岩壁前,顿感眼前一片光明,背依青龙岭,面对丹江河,感慨万千,由衷地叹道:“何处云间阁,山光翳复明。”于是决定在此凿石窟:“意亦高世事,栖此全其生。”当即趁着暮色来到附近太子坡一农家借牛借车,他告诉主人家借来一用明早即还,这家人就毫不吝惜爽快地答应了他。愚叟禅师借着神力开始凿洞,只见火花四射碎石飞溅,那牛拉着车在双石洞与授揖岭之间的崎岖山路上上行走如飞,就在石洞已成,石门告竣时,天已微明,鸡叫五更,愚叟禅师神功已散。那牛汗水淋漓悄无声息地回到了自家院里。这时轮到香严寺东庵西庵的尼姑们吃惊了,她们一觉醒来迎着朝阳一如既往互相对拜时,却发现眼前的小山岭一夜之间长高了许多,彼此已然不能相望,山岭被洁白的石子覆盖着,一条小道蜿蜒而来。她们走到一起拥抱在一起欢呼着祷告着,心里默默赞叹着自己感天动地的姐妹情谊。授揖岭夜长数尺的惊天奇闻很快在丹江西岸传开了。当人们寻到双石洞看见黯然静卧的愚叟禅师,才一下子明白了个中原因。再说那牛的主人听说自家的牛干了这麽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激动不已,仔细看看,那牛只是静静地深情地望着主人,无一丝炫耀的神态。主人家急忙细草好料地将这头神牛精心地侍候了一番,决定不再让它干活,要它好好休息一下,就连亲戚朋友来看看都不行。等到傍晚客散鸟藏,主人又来为牛添料时,竟然发现那牛安然而卧,气息全无。
  愚叟禅师听说后,付了主人牛钱,又为牛认认真真地做了一个道场,选了一块墓地葬了。葬牛的地方由此也出了名,放牛的人纷纷把牛赶到这里放牧,以便自家的牛能染上点灵气,这就是香严寺东边的牧牛沟。
  (二)“牧牛祖师”的牛到了元代香严寺出现了一位“母牛祖师”。
  据清代康乾之际方丈颛愚谧禅师撰写的《题唐弘经撰憨憨和尚牧牛翁庙碑记》记载:
  元代有一位出身寒微的僧人,不知何许人也,氏族也不可考证,自号憨憨。饮啖自如,行至无常,蔽衣跣足,行乞襄邓间十余年。人不知其所蕴,仪容古怪,颠歌狂舞,时哭时笑。有人问他为谁师,他也说为谁师。常常一日数食不言饱,数日一食不言饥。至大初寓香严寺西廊职牧牛,故今俗称牧牛祖师。一日有虎突出牛前,师叱之,虎伏地不动。师以手摩其顶说: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许汝食肉不许伤生。虎点首而去。(每次读到此处,我都在想:原来“初生牛犊不怕虎”是有原因的,有如此法力无边的牧牛翁跟在旁边,谁还会怕老虎啊。)
  有一天,祖师告诉主事僧说借我一牛十日奉还。主事僧答应了。谁知祖师坐上牛背就与牛一起坐化了。(更为惊奇的是)十天后那头牛却如期出现在牛群中。寺中僧人惊诧不已,都认为母牛祖师法力无边。于是用石头为他建了一座塔,把他的尸骨藏在里面。周围老百姓知道了他的事,遇事就去他的塔前祈祷,总是有求必应,又在牧牛沟为他建了一座庙,常常用时鲜瓜果去祭奠他。
  母牛祖师的事远不只这些。因为他伏虎的事,人们又称他“伏虎僧”,现在万正集团香严寺景区管理有限公司又在他牧牛伏虎的虎山建了一座伏虎轩来纪念他。另据夏冠洲教授考证,早在唐朝末年,香严寺就有一位僧人名字也叫憨憨和尚,因为与唐宣宗李忱长的非常相似,替李忱抵挡唐武宗谋害他的人壮烈牺牲,才有了晚唐中兴主被誉为“小太宗”的唐宣宗。不管憨憨和尚是唐朝也好元朝也好,牧牛祖师在香严寺是确有其人,香严寺的牛因为他的呵护都有一点灵性,周围百姓轻易是不肯杀牛的。这在香严寺东十公里处的回龙庙内的壁画中可以找到依据,过去那里有幅壁画即水牛告状图,告诉我们这里的牛是不可随意宰杀的,它们是可以与牧牛祖师一同坐化而且又可以回到牛群中的神牛。
  (三) 上下寺传递信物的牛
  淅川香严寺有一个有别于全国所有寺院的特点,就是一寺两禅院。雍正十三年《淅川香严禅寺中兴碑记》中说:“香严寺有二:一在白岩万山环抱中,一在山麓丹水旁,相望三十里,俗谓之上寺、下寺。按志,大唐慧忠国师道场,勑赐长寿。其以香严传,由国师入塔时异香百里经月不散而名之。”南水北调一期工程丹江口大坝竣工后,下寺淹没于汪洋大海之中。
  关于一寺两禅院的来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一说,慧忠国师圆寂后白象驮骨十王子送葬,白象在哪里休息就在那里建塔,白象过了丹江河一卧不起,连躺数日,随行者圈地建寺时,白象竟然起身精神抖擞地一气跑到白崖山现在上寺的位置,于是有了一寺两禅院。二说,香严寺的莲花地势中金木水火土独缺水,钟楼鼓楼一旦建在一个寺院就会发生火灾,后经术士考察就在丹江边建了下寺,所以至今上寺没建鼓楼。三说,万顷香严上寺四周尽为山岭,肥田沃土集中在下寺,为了收租方便,在下寺建了长生库,后来扩建成为下寺。四说,慧忠国师名扬天下其名下弟子人才辈出,慕名求道寻芳探幽的善男信女、文人墨客、达官贵人络绎不绝,香严寺主持为客人着想与时俱进,在丹江河边建了下寺,专供接待来访者。上下寺相距这麽远,传递信物运送钱财就成了大问题,安全问题且不说,上至方丈下至无名小僧在这条蜿蜒崎岖的三十里山路上,不知磨破了多少双鞋子,经历了多少风霜雨雪。到了清朝末年,奇迹又出现了。
  香严寺养了一头牛,经常陪着小僧或方丈拉着独轮车在这条山路上运送东西。有一天,出了山走上了坦途,小僧竟然坐上了独轮车睡着了,那牛竟然稳稳当当地把他拉到了下寺。接车的负责人一看那小僧还在睡着,又气又想笑,也不理他,取了东西,只管给牛添了料,让牛安安宁宁地吃着。到了中午,饥肠辘辘的小和尚一觉醒来,竟然发现已到了下寺,车上东西没了,吓出了一身冷汗。当他看见牛已经在吃料,也不管那么多了,直奔寺内,见了主事僧跪下就磕头,主事僧也不理他。等他磕够了头,才说:“起来吧,东西我已收了,下次再这样可要挨揍了。好好去谢谢那头牛,一不小心别把你摔死在山沟里啦。”
  小和尚心存感激,又抱着侥幸心理,下午返回时,故意坐上车假装睡觉,任那牛拉着他往回走。谁知那牛竟然拉着他从大路(俗称古神道)返回了上寺。他纳闷啦,交了东西,悄悄将今天的经历告诉了方丈润斋,润斋方丈哪里肯信,说第二天要亲自试一试。方丈坐上车就装睡,那牛出了寺门,竟然真的走上了大路,一路稳稳当当把他拉到了下寺。润斋方丈对牛的灵性持怀疑态度,于是安排了一次特殊的考试,一僧从前边走,牛拉着车带着东西后边走,另安排一僧装扮成俗人半路劫车,结果那牛竟将那人顶入沟中。三番两次的实验神牛出了名,这头牛在上下寺之间送东西从没人敢拦截。这头牛为香严寺送东西长达二十余年从无差错,眼看着这牛实在跑不动了,润斋方丈与执事们商量,决定把牛送入金牛圈(今坐禅谷朝天门内),每天派僧人往放生池送料,让牛颐养天年。凭着对神牛的崇拜,到坐禅谷成了香严寺僧人的必修课。坐禅谷于是被称为僧人课外活动的地方
  香严寺的牛真“牛”,您不妨到香严寺走一走,看一问一问。